第32章 第32章_听说你很难追
湖北小说网 > 听说你很难追 > 第32章 第32章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32章 第32章

  夏繁在偷亲许燃后,身体倏地回正,巨大的窃喜和慌乱笼罩着她,像好不容易偷到心心念念糖果的小孩。

  她抢了许燃面前的啤酒,猛地灌了一口。

  然而……

  成功被啤酒呛到。

  夏繁满满一大口酒直接喷出来,喷溅到桌子上,甚至非常尴尬地喷到了火锅里。

  她剧烈地呛咳,身躯也虽咳嗽而震颤不止,眼睛里呛出了眼泪。

  很尴尬,很狼狈,很难受,很社死。

  夏繁恨不得钻进桌子里。

  许燃关切地帮她拍背顺气,好一会儿夏繁才缓过劲来,能正常呼吸说话。

  夏繁眼眶红红,鼻头红红,看起来可怜兮兮,她先发制人抱怨道:“唔,啤酒怎么那么难喝?”

  许燃倒了杯温水,递过去:“喝点水压一压。”

  夏繁接过水,满怀歉意地扫视一片狼藉的餐桌,怂怂道:“对不起啊,毁了你的火锅。”

  “没事,我已经饱了。”

  两人都很默契地没有提起刚才的那个蜻蜓点水的面颊吻。

  夏繁有那么一丝丝感激这个突发情况,虽然很丢人,但能让她暂时逃避。

  暧昧的氛围一扫而空。

  夏繁捧着杯子,小口啜饮,看着许燃有条不紊地收拾乱糟糟的餐桌。

  他做家务的样子很随性,很有生活气息,夏繁脑海里没由来蹦出个词。

  人夫。

  此刻的许燃确实有种岁月静好的人夫感。让人想拥抱,只是夏繁的勇气已经消失殆尽,不敢上前抱他。

  收拾好桌子,洗好碗筷,许燃用毛巾擦拭手上的水渍。

  他的酒意已经散了,说道:“现在不早了,我送你回去。”

  夏繁忙想到什么,连忙打开手机,调出监控视频,看了一眼,才沉下心去。

  卧室原模原样,期间无人造访,她偷溜的这件事暂时无人发现。

  夏繁点头:“好。”

  许燃递过来一个头盔:“戴上。”

  夏繁错愕,惊喜问:“你要骑车送我?”

  许燃:“嗯,董尉的机车在我这里。”

  夏繁:“那头盔还是你戴吧,你要骑车,更需要安全防护。”

  许燃不和她争论,选择更高效的方式,直接上手,把头盔戴在了夏繁头上。

  紧接着,许燃又取来了围巾和手套,深灰色的男款,如出一辙地给夏繁戴上。

  许燃骑上机车,回头示意夏繁上车。

  夏繁突然发现所有的御寒用品全在她身上,许燃什么也没有。

  这个天气骑车,一点御寒措施都不做,会冻伤的吧?

  夏繁把手套脱下来递过去:“快戴上。”

  许燃没接,面色不悦,叮嘱:“赶紧戴好。”

  夏繁坚持:“其他的也就算了,手套必须戴上,否则手冻僵了,捏不了刹车,太危险,为了我的安全你必须戴上,不然我不坐了,我走着回去。”

  许燃沉声:“你会冷。”

  “我不冷,你在前面替我挡风,我不会冷的,要不这样吧,我把手伸进你的口袋里。”夏繁说着,伸手环住许燃的腰,就势把手伸进许燃的羽绒服口袋里,“你的口袋里好暖和,比手套还暖和。”

  许燃无奈妥协,戴上手套。

  路上有积雪,许燃骑得很慢,很小心。

  夏繁将头靠在他的后背,牢牢抱着他的腰,两人亲密得和情侣无异。

  夏繁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,暗暗感慨,要是时间能过得再慢一点就好了。

  她想和许燃多贴一会儿。

  然而路途总有终点,在夏繁迷迷糊糊打了个盹的时候,到小区门口了。

  许燃没有直接叫醒她,静静地挺直腰背,让她更舒服得靠着,等着夏繁苏醒。

  夏繁是被一声鸣笛惊醒的,睁开眼后看见熟悉的小区名字,困意喃喃:“啊,已经到了啊……”

  夏繁略略不舍地下了机车,把头盔和围巾摘下,还回去。

  还不忘忧心忡忡:“我要进去了,你回去的时候小心一点,骑慢点,地上滑。”

  许燃:“嗯,快回去,小心着凉。”

  “嗯。”夏繁嘴上应着,双脚却不肯挪动,依依不舍,她问:“你今天开心吗?”

  许燃点头:“开心。”

  夏繁双眼发亮:“有多开心?”

  许燃形容:“被t大提前录取那么开心。”

  “你被提前录取了?”夏繁眼中放出灼目的光彩,欣喜得仿佛被录取的那个人是她。

  “嗯,前几天才确定。”

  “恭喜你啊。”夏繁由衷为他高兴。

  夏繁高兴完又泛起淡淡的失落和酸涩,t大在北京,好远的地方,而她,能不能考到北京呢?

  她没有信心。

  北京的好大学太多了,即便是普通本科,分数线都高得离谱。

  夏繁突然意识到,再过半年,许燃去念大学,她就再也见不到他了。

  以她目前的成绩,根本不足以报北京的大学,难道以后她都看不见他了吗?

  “在想什么,还不走?”许燃出现打断她的思绪。

  夏繁深吸一口气,鼓起勇气,自己给自己打气:“你等着,我也会考到北京去。”

  许燃笑笑,那笑中满是宠溺,“好,我等你。”

  翌日,清晨的光亮透过窗帘间隙,偷偷溜进卧室,暗沉的卧室被一小簇光亮强势劈开。

  夏繁仍在熟睡。

  昨夜的一切好像是一场不切实际的幻境。

  无人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  母亲一如既往前来叫她起床。

  “快起来了,今年大年初一,等会儿要去拜年,不能再睡了。”

  夏繁把被子拉高,头埋进去:“不要,再让我睡一会儿,好困啊。”

  “你昨天睡那么早,怎么还困啊?”

  “我做了个梦,做了好久好久,没有休息好,浑身疲惫,再让我睡一会儿。”

  “不行,快起来,走完亲戚再睡好不好?不然拜年红包都是你哥的了。”

  “给他,给他,我不要了,我就要睡觉。”夏繁极不耐烦。

  “你这孩子……昨晚到底干什么了,累成这样。”母亲见这回真的叫不起来她,干脆作罢,让她再睡一会儿。

  夏繁:“可能梦游了吧。”

  直到快中午,夏繁终于清醒过来,她看了眼手机,又是充斥着一堆祝福短信。

  排除这些查重率100%的短信之外,她看见一条特殊的消息。

  是红包,许燃发的。

  谁看见红包能不激动呢,更别提还是男神给自己发的。

  夏繁点开聊天页面,看见红包的发送时间是凌晨两点左右。

  那个时候,应该是许燃送完夏繁,回到住处的时间段。

  红包附言,压岁钱。

  夏繁点开,是微信红包的最大金额两百元。

  领完红包时,对方会收到已领取的提示。

  许燃很快发来信息:【醒了?】

  夏繁:【嗯,一上来就收到红包,好开心,这个压岁钱是我今年收到的第一份。】

  许燃:【看来是我的荣幸。】

  夏繁心里充斥着甜蜜,整颗心仿佛长出了小翅膀,飞在空中转圈圈。

  转念又想到,许燃如今自己一人负担学费、生活费、房租水电,生活压力很大,肯定很需要用钱,怎么好意思收下他的红包。二百块,说大不大,说小也不小,一周的饭钱呢。

  夏繁把钱退还过去。

  许燃:【?】

  夏繁:【我不能给你增加负担。】

  许燃:【不用担心,我有存款。】

  夏繁觉得他在说大话,不相信,他毕竟只是学生,就算有兼职,那也没那么时间赚钱,能有多少存款啊。

  许燃:【图片】

  夏繁看了眼许燃发来的支付宝截图,登时愣住,眨巴眨巴眼睛,居然是五位数的存款,第一位还不是1。

  没想到,许燃并不拮据,他竟然赚的那么多。

  跟他比,她才是彻头彻尾的穷人。

  许燃再次把红包发过来。

  许燃:【再给你一次机会。】

  这次夏繁一点没犹豫,秒速领了红包,还发了个跪谢的表情包。

  夏繁:【谢谢爸爸的打赏!!!】

  莫名当爹的许燃:……

  夏繁起床洗漱,夏简在客厅,神神秘秘地看着她,表□□言又止。

  夏繁不明所以。

  夏简摊开手掌:“封口费。”

  夏繁一头雾水:???

  夏简:“昨晚,你是不是……”

  夏繁吓得赶紧捂他的嘴,咬牙切齿地小声说:“你究竟看见什么了?”

  夏简:“我半夜出来上厕所的时候,看见某人在客厅鬼鬼祟祟,那个时候都快两点了,你居然从外面回来,老实交代,你去哪了?”

  原来他不是看见自己出门,而是看见自己回来,夏繁:“求你保密,我给你封口费行不行,千万别和爸妈讲,不然我会死的。”

  夏繁火速把许燃发给她的红包又发给了夏简。

  夏简:“出去会凯子了是吧?”

  夏繁:“闭嘴,赶紧领了钱闭嘴,这件事如果爸妈知道了,从此有你没我!”

  “放心,我是不会说的,但是你以后不能再这样了,我给你吓的上完厕所一直没睡着。”

  “这件事就当咱俩的秘密,千万不许说!”

  “是许燃吗?”夏简:“我猜是许燃来找你,你下楼见他的,好小子,面上对你不冷不热的,大过年来了次大的。”

  夏简猜中了当事人,却没猜中具体的经过。

  听夏简的描述,她才意识到昨夜的自己到底有多疯狂,夏简都没敢猜测是她大老远跑去找许燃。

  他以为夏繁只是下楼和许燃短暂见了一面。

  或许,她这辈子义无反顾的勇气就在那晚了。

  今后,她可能再也不会对任何男生做到那种程度了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hdlrs.com。湖北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hdlrs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